东汉女诗人、文学家班昭

作者: 上传时间:2018-01-04 16:45:53 浏览量: 返回列表

一、东汉文学家班昭介绍
班昭(约49—约120),一名姬,字惠班,扶风安陵人(今陕西咸阳),汉族。班彪之女,班固、班超之妹,曹世叔(名寿)妻,早寡。(后汉书·列女传》有她的记载。因为《汉书》,其八《表》及《天文志》未竟,汉和帝诏就东观续成之。数召入宫,令皇后贵人师事,号曰曹大家(gū)。有《女诫》七篇,集三卷。
东汉文学家,中国第一个女历史学家。
班昭是班彪之女,班固与班超之妹,曹世叔之妻。曹世叔早逝,汉和帝知她文章了得,召她入宫工作,人称曹大家。兄长班固编纂《汉书》未竟而卒,班昭承其遗志,独立完成了第七表〈百官公卿表〉与第六志〈天文志〉,《汉书》遂成。另外班昭还著有《女诫》。
金星上的班昭陨石坑是以她的名字命名。
二、中国第一个女历史学家班昭
班昭墓远景
班昭字惠班,又名姬,家学渊源,尤擅文采。她的父亲班彪是当代的大文豪,班昭本人常被召入皇宫,教授皇后及诸贵人诵读经史,宫中尊之为师。
清代女作家赵傅“东观续史,赋颂并娴”。
班昭十四岁嫁给同郡曹世叔为妻,所以人们又把班昭叫做“曹大家”。
以个性而论,曹世叔活泼外向,班昭则温柔细腻,夫妻两人颇能相互迁就,生活得十分美满。
文采

班昭的文采首先就表现在帮她的哥哥班固修《汉书》,这部书是我国的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是正史中写的较好的一部,人们称赞它言赅事备,与《史记》齐名,全书分纪、传、表、志几类。还在班昭的父亲班彪的时候,就开始了这部书的写作工作,她的父亲死后,她的哥哥班固继续完成这一工作。班固,字孟坚,九岁能作文,稍大一点,博览众书,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不料就在他快要完成《汉书》时,却因窦宪一案的牵连,死在狱中,班昭痛定思痛,接过亡兄的工作继续前进。好在班昭还在班固活着的时候就参予了全书的纂写工作,后来又得到汉和帝的恩准,可以到东观藏书阁参考典籍,所以写起来得心应手。在班昭四十岁的时候,终于完成了汉书。
《汉书》出版以后,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学者争相传诵,《汉书》中最棘手的是第七表《百官公卿表》,第六志《天文志》,这两部分都是班昭在她兄长班固死后独立完成的,但班昭都谦逊地仍然冠上她哥哥班固的名字。班昭的学问十分精深,当时的大学者马融为了请求班昭的指导,还跪在东观藏书阁外,聆听班昭的讲解呢!
她除汉书外,赋,颂,铭,诔,哀辞,书,论等,共十六篇。原有集三卷,大都失传。
班昭所作《东征赋》一篇,被昭明太子萧统编入《文选》,保存了下来。李善注引《大家集》说,“子谷,为陈留长,大家随至宫,作《东征赋》。”又引《流别论》说:“发洛至陈留,述所经历也。”《东征赋》是班昭随同儿子到陈留赴任时,描述自身经历的作品。又曾为班固《幽通赋》作注,今存《文选》李善注中。
班昭还有一个兄弟是班超,我们现在常用的两个成语“投笔从戎”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他的口语演化而成的,反映出他的智勇过人,他出使西域,以功封定远侯,拜西域都护,扬汉威直至中亚三十年之久。
汉和帝永元十二年,班超派他的儿子班勇随安恩国入贡的使者回到洛阳,带回他给皇帝的奏章:
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人玉门关。谨遣子勇,随安西献物入塞,及臣生在,令其目见故土。
表达出一种浓郁的叶落归根的思想,然而奏章送上去之后,三年后朝廷仍不加理会。
班昭想到死去的哥哥班固,对年已七十,客居异乡的哥哥班超,产生一股强烈的的依恋、怜悯心情,于是不顾一切地给皇帝上书:
妄同产兄西域都护,定远侯超,幸得以微功得蒙重赏,爵列通侯,任二千石,天恩殊绝,诚非小臣所当被蒙。超之始出,志捐躯命,冀立微功,以自陈效。会陈睦之变,道路隔绝,超以一身,转侧绝域,晓譬诸国,固其兵众,每有攻战,辄为先登。身被金夷,不避死亡,赖蒙陛下神灵,且得延命沙漠;至今积三十年,骨询生离,不复相识;所与相随时人士众,皆已物故;超年最长,今且七十,衰老被病,头发无黑,两手不仁,耳目不聪明,扶杖乃能行,虽欲竭其全力,以报答天恩,迫子岁暮,犬马齿索,为之奈何?
蛮夷之性,悼逆侮老,丙超旦暮入地,久不见代,恐开好究之原,生逆乱之心。而卿大夫感怀一切莫肯远虑,如有卒暴,超之气力,不能从心,便为上损国家累世之功,下弃忠臣竭身之用,诚可痛也!故超万里归诚,自陈苦急,延颈逾望,三年于今,未蒙省禄。
妾窃闻古者十五受兵,六十还之,亦有休息不任职也。缘陛下以至孝理天下,得万国之欢心,不遗小国之臣,况超得备候伯之位,故敢触死为超求哀,乞超余年,一得生还;复见阙庭,使国家永无劳远之虑,西域无仓猝之忧,超得长蒙文王葬骨之恩,子方哀老之急。

班昭代兄上书,说得合情合理,丝丝人扣,汉和帝览奏,也为之戚然动容。特别是文中的最后两句,引用周文王徐灵台,掘地得死人之骨,而更葬之。魏文侯之师田子方,见君弃其老马,以为少尽其力,老而弃之,非仁也,于是收而养之。两则故事明讽暗示,汉和帝认为不再有所决定,实在愧对老臣,于是派遣戊己校尉任尚出任西域都护,接替班超。班昭以她的文采和才情使她的哥哥班超得以回朝。
任尚抵达任所,班超一一予以交代完毕,任尚对班超说:“任重虑浅,宜有以海之。”希望班超对他治理西域一些忠告,班超语重心长地说:“塞外吏士,本非孝子顺孙,皆以罪过徙补边屯;而蛮夷怀鸟兽之心,难养易败。今君性严急,水清无大鱼,察政不得严苛,宜荡佚简易,宽小过,总大纲而已。”但班超走后,任尚私下对亲信说:“我以班君当有奇策,今所言平平耳!”任尚不能借重班超的经验,竟以严急苛虐而失边和,这是后话。
汉和帝永元十四年八月,班超回到洛阳,拜为射声校尉,他离开西域疏勒时本已有病,来不及和妹妹好好地聊聊,加以旅途劳顿,回家一个月就病逝了,班昭无言以对。
班昭以她的文采,完成了哥哥班固的《汉书》打动汉和帝的心,使哥哥班超回归洛阳。班昭的文采还表现在她写的《女戒》七篇上。
《七戒》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章。本是用来教导班家女儿的私家教课书,不料京城世家却争相传抄,不久之后便风行全国各地。
在“卑弱”篇中,班昭引用《诗经·小雅》中的说法:“生男曰弄璋,生女曰弄瓦。”以为女性生来就不能与男性相提并论,必须“晚寝早作,勿惮夙夜;执务和事,不辞剧易。”才能克尽本分。
在“夫妇”篇中,认为丈夫比天还大,还须敬谨服侍,“妇不贤则无以事夫,妇不事夫则义理坠废,若要维持义理之不坠,必须使女性明析义理。”
在“敬慎”篇中,主张“男子以刚强为贵,女子以柔弱为美,无论是非曲直,女子应当无条件地顺从丈夫。”一刚一柔,才能并济,也才能永保夫妇之义。
在“妇行”篇中,订定了妇女四种行为标准:“贞静清闲,行己有耻:是为妇德;不瞎说霸道,择辞而言,适时而止,是为妇言;穿戴齐整,身不垢辱,是为妇容;专心纺织,不苟言笑,烹调美食,款待嘉宾,是为妇工。”妇女备此德、言、容、工四行,方不致失礼。
在“专心”篇中,强调“贞女不嫁二夫”,丈夫可以再娶,妻子却绝对不可以再嫁,在她的心目中下堂求去,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悖理行为,事夫要“专心正色,耳无淫声,目不斜视。”
在“曲从”篇中,教导妇女要善事男方的父母,逆来顺受,一切以谦顺为主,凡事应多加忍耐,以至于曲意顺从的地步。
在“叔妹”篇中,说明与丈夫兄弟姐妹相处之道,端在事事识人体、明大义,即是受气蒙冤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万万不可一意孤行,而失去彼此之间的和睦气氛。
班昭主要生活在汉和帝时代,汉和帝在班超死后不久就驾崩了,皇子刘隆生下来才一百天,就嗣位为汉殇帝,邓太后临朝听政,不到半年,殇帝又死,于是以清河王刘祜嗣位为汉安帝,安帝才十三岁,邓太后仍然临朝听政。
东汉皇帝短命,只有开国的光武帝刘秀活过“花甲”,六十二岁时死,其次就是汉明帝,四十八岁,再次是汉章帝三十一岁,其他多在二十岁以下,包括一大批娃娃皇帝,造成外戚专权局面。
邓太后以女主执政,班昭以师傅之尊得以参予机要,竭尽心智地尽忠。邓骘以大将军辅理军国,是太后的兄长,颇受倚重,后来母亲过世,上书乞归守制,太后犹豫不决,问策于班昭,班昭认为:“大将军功成身退,此正其时;不然边祸再起,若稍有差迟,累世英名,岂不尽付流水?”邓太后认为言之有理,批准了邓坞的请求。
班昭年逾古稀而逝,皇太后为她素服举哀。
班昭是一位博学多才,品德俱优的中国古代女性,她是位史学家,也是位文学家,还是位政治家。她在曹家有一个儿子,几个女儿,她儿子叫曹成,字子谷。邓太后临朝称制后,班昭开始参与政事,出的力不少。因为这个原因,曹成被封为关内侯,官至齐相。班昭逝世后,皇太后亲自为多年的老师素服举哀,由使者监护丧事,死后也给予她应得的荣誉。
三两汉班氏家族概况
班壹:有史记载的班氏先祖。原系楚国人。秦朝末年,天下大乱,班壹躲避战乱迁居楼烦(今山西宁武),以畜牧起家,一致有牛、马、羊数千群,史称他当孝惠高后时以财雄边,出入弋猎,旌旗鼓吹,俨然帝王景象,年百余岁,以寿终。
班儒:西汉楼烦(今山西宁武)人,班壹之子。曾任侠州郡歌之。
班长:西汉楼烦(今山西宁武)人,班儒之子。官至上谷太守。
班回:西汉楼烦(今山西宁武)人,班长之子。以茂才为长子县令。
班况:西汉楼烦(今山西宁武)人,班回之子。举孝廉,为郎官,官至上河农都卫,因连年课考第一,入为左曹越骑校卫,成帝之初,其女被封婕妤,史称他“致仕就地,资累千斤。”后迁长安。
班伯:西汉楼烦(今山西宁武)人,班况之长子。通晓《诗》、《书》。大将军王凤推荐他为官,被皇帝召见于宴昵殿,史书说他“容貌甚丽,诵说有法”,官拜中常侍,迁奉车都卫。后来定襄大姓石、李等,杀死追捕官吏,犯上作乱,伯拜为定襄太守,受命平贼。初到定襄,吏民同惧,气氛紧张。伯遂访问与其父、祖有旧恩者,执子弟礼,迎延满堂,怀恩醉酒,暗中打探贼人藏身之处,连日如此。等到城中气氛平缓下来,突然下令照单抓捕,一网打尽。远近称颂,说他“收捕盗贼如同神明”。后回乡扫墓,皇上令太守、都尉以下同往迎接,甚是荣耀。伯途中中风,皇上命以侍中光禄大夫养病,赏赐甚厚,数年未起。后迁为水衡都尉,食禄二千石,不幸以38岁病故。
班游:西汉楼烦(今山西宁武)人,班况之二子,博学多才,好黄老之学,以议郎迁柬大夫、右曹中郎将。不幸早亡,有子名嗣,明显当时。
班稚:西汉楼烦(今山西宁武)人,班况之三子、班彪之父。少为黄门郎中常侍,方直自守。成帝时,立定陶王为太子,数次谴人询问近臣,独班稚不答。哀帝即位,出稚为西河属国都尉,后迁广平相。王莽和班稚兄弟同列友善,位尊权重,下令采集风俗,粉饰太平,各官纷纷编造祥瑞。班稚拒绝为其歌功颂德,琅牙太守公孙闳在郡府公开陈说灾害。御史大夫甄丰鼓动下级官吏上书弹劾公孙闳和班稚痛恨朝廷的圣政。太后说,“不宣扬祥瑞应与伪造灾害的分开处罚”。公孙闳被捕死于狱中,班稚害怕,乃上书谢罪,归还相印。太后下诏,降职使用,入补延陵园郎,食故禄终身。自此班姓不显莽朝,也没有遭致祸患。
班婕妤:(公元前48-前6年)西汉楼烦(今山西宁武)人,班况之女。是才华横溢的女文学家,少年即有才学,善于诗赋。公元前32年被选入宫,成帝授予她少侠名号,后封为婕妤,居未央宫第三区的增成宫,在众多妃子中居第十位。后赵飞燕得宠,骄妒日甚,为求自保,自请奉养太后于长信宫。成帝死后,她又伺奉园陵,死后亦葬园中。原有文集一卷,后散失,今仅存《自悼赋》、《捣素赋》、《怨歌行》三篇,表现了她在宫中的苦闷,文辞哀楚凄丽,千百年来,传诵不绝,不知赚取了多少痴男怨女的眼泪。
班彪:(公元3-54年)字叔皮,陕西扶风安陵(今陕西省咸阳市东)人。东汉初期著名的儒学大师、史学家,广平相班稚之子。青年适逢王莽之乱,作《王命论》劝说据天水称霸一方的隗嚣支持光武帝刘秀的事业,隗不听,遂隐居于河西。后大将军窦融崇拜其美德,荐为徐令,官至望都长。后精研汉史,从事著作,作《史记后传》60余篇。后被其子班固整理成《汉书》。
班固:(公元31—92年)字孟坚,东汉扶风安陵(今陕西省咸阳市东)人,班彪长子。东汉史学家、文学家。出身于世代书香的官僚家庭,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九岁能写文章、诵诗赋,十六岁入洛阳太学读书。博览群书,学问渊博,受到当时学者的一致赞扬。班彪去世后,他继承其父遗志,继续完成《史记后传》的编写,被人告发,以私改国史罪蒙冤入狱。其弟班超上书明帝为其辩冤。获释后,召为兰台令史,转迁为郎,点校秘书,专搞著作。自公元58年至公元82年,历25年之久,基本完成了史学名著《汉书》的写作。《汉书》亦称《班史》,以断代为史,纪传为体,首开中国纪传体史书之先河。建初三年(公元78年)升任玄武司马,负责玄武门的守卫。建初四年(公元79年)章帝在洛阳北宫白虎观召集诸儒讨论五经异同,班固出席会议并担任记录,后来他根据记录写成《白虎通义》(又名白虎通德论)一书,成为汉代经学的经典。和帝永元元年(公元89年)随车骑将军窦宪出征北匈奴,为中护军,参赞军务,随军出塞三千里,奉宪命作铭,刻石记功。后为中郎将事,食禄两千石。后来,窦宪因擅权获罪自杀,当时的洛阳令种竞,因受过班固家人的侮辱,乘机报复,将班固罗织入狱,不久死于狱中。其著作除《汉书》外还有《班孟坚集》、《班兰台集》、《白虎通义》等。《后汉书》评他:性宽和容众,不以才能高人,诸儒以此慕之。死后葬于孟津彰阳村班冢(今已失考)。今扶风县太白乡浪店坡以东,西宝公路75—76公里之间,路南有其坟墓。过去记载有石碑三通、石羊一对、石案一条,今已无存。只有陕西省人民政府于1956年建立的“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迎来朝霞,送走黄昏。
班超:(公元32-102年)字仲升,班彪的次子,班固的弟弟,既是东汉名将,外交家,又是我国民族工作的选驱。年少而孤,家庭贫穷,30岁迁入洛阳,靠为官家抄写文章补贴家用,宏图难展,感慨良多。一次,投笔在案说“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求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后来,便成为“投笔从戎”这句成语的来源。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出任假司马,随大将军窦固北击匈奴,机智勇敢初立战功,受到窦固和朝廷的赏识。当时,匈奴作崇,横行西域,汉朝和西域的联系被迫中断,西域各国饱受其苦。朝廷先后封他为司马、将兵长使、都护等职,派他出使西域,以续前功。在出使西域31年中。他依靠汉朝和西域各族人民的支持,以大智大勇的英雄气概,经过七年的浴血奋战,攻杀了匈奴使团,平息了部族叛乱,使西域各国摆脱了匈奴的奴役和控制;打败了月氏人的入侵保卫了西域各国人民的利益;收服了西域诸国,畅通了丝绸之路,为巩固统一的多民族的国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汉和帝曾于公元95年下诏表彰他,封他为定远侯。毛泽东同志1939年在给陕北公学院教授兼中国问题研究室主任何干之的复信中,特别称赞“东汉班超的事业”,说它“具有历史的进步性”“在民族联合和反抗侵略这两个基本点上与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有很大的历史相似性”。死后葬于孟津彰阳村班冢,华阴市区25公里处的班庄村官道旁、新疆喀什也有人们的纪念墓。后人有诗赞他:投笔从戎胆气豪,积功才得换征袍。漫言生相原应贵,要仗胸中贵六韬。
班昭:女,(公元49—120年)又名班姬,字惠班,班彪之女,班固、班超之妹,东汉史学家。是我国历史上有名的才女,因丈夫姓曹,历史上又称曹大家(音姑)。丈夫死后,和帝赏识她的才华,让她供职宫中,教皇后和嫔妃们读书,很受和帝及后、妃们的尊重。班固去世之时,《汉书》中的《八表》及《天文志》并未完成,遗稿散乱,她奉命整修,得以完成。其作品还有“赋”、“颂”、“门”、“注”、“哀辞”、“书”、“论”、“遗令”等十六篇以及《女则》、《女范》、《女孝经》等,她在《女则》、《女范》、《女孝经》中提出了妇女应当遵守的封建伦理道德,为儒家和历代封建统治者所敬重,也就被抬到“女圣人”的地位。其子曹成被封为关内侯,另一个儿子曹俗,也在陈留为官。死后,皇太后亦素服举哀,派人监护丧事,以示优礼。
班勇:字宜僚,班超的次子。他长期住在西域,直到汉和帝永元十二年(公元100年)才随乌孙国朝贡的使臣回到汉朝。他熟悉西域的风士人情,对西域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他随其父班超南征北战,屡立战功。其父死后,他又继承父志,任西域长史,带领500人与龟兹合兵击走了匈奴北伊蠡王,公元126年团结西域各族人民大破北匈奴呼衍王,进一步巩固了汉朝在西域的统治。著有《西域记》一书。
班雄:班超长子。继承父志,安抚西域屡立战功,官至越骑校卫。
分享:

推荐艺术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