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与辛弃疾齐名,却仅有一首词入选《宋词三百首》

作者:编辑-文远 上传时间:2018-11-29 12:19:15 浏览量: 返回列表 收藏

南宋词坛,多慷慨悲歌之士。譬如辛弃疾,词风豪放激昂,被称为词中之龙,他为人也热血壮志,一心矢志报国却屡屡遭贬谪弃用,壮志难酬。而像辛弃疾这样热血报国却壮志难酬的爱国词人不胜枚举。陆游如此,刘克庄、刘过也是如此。
而辛弃疾最好的朋友陈亮同样如此。陈亮是将门之后,自幼才气超群,喜谈冰事,曾经向朝廷献上《中兴五论》,可惜不被重视,后来因数次上书论国事而被诬陷入狱,爱国之心可谓矢志不渝。他在五十一岁时考中状元,作诗曰:复仇自是平生志,勿谓儒臣鬓发苍!可见爱国恢复之心,老而弥深!
陈亮与辛弃疾是至交好友,二人时常相聚谈论恢复大计,也常诗词唱和,慷慨悲歌。辛弃疾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就是为陈亮所作,词题中的陈同甫就是陈亮(陈亮字同甫)。还有《贺新郎把酒长亭说》、《新郎·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等等都是辛弃疾寄赠给陈亮的词。
而陈亮也曾用辛弃疾的词韵相和:
贺新郎·寄辛幼安和见怀韵
老去凭谁说。看几番、神奇臭腐,夏裘冬葛。父老长安今余几,后死无仇可雪。犹未燥、当时生发。二十五弦多少恨,算世间、那有平分月。胡妇弄,汉宫瑟。
树犹如此堪重别。只使君、从来与我,话头多合。行矣置之无足问,谁换妍皮痴骨。但莫使、伯牙弦绝。九转丹砂牢拾取,管精金、只是寻常铁。龙共虎,应声裂。
陈亮的词风与辛弃疾相似,同样豪放不羁,慷慨激昂,也同样壮志难酬,狂风悲歌。世人称辛弃疾为“词中之龙”,而陈亮则被称为“词中之虎”,二人正合“龙共虎,应声裂”。但可惜的是,陈亮一生传世词作七十余首,却仅有一首词被选入《宋词三百首》之中:
水龙吟·春恨
南宋·陈亮
闹花深处层楼,画帘半卷东风软。春归翠陌,平莎茸嫩,垂杨金浅。迟日催花,淡云阁雨,轻寒轻暖。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赏,都付与、莺和燕。
寂寞凭高念远,向南楼、一声归雁。金钗斗草,青丝勒马,风流云散。罗绶分香,翠绡封泪,几多幽怨!正消魂又是,疏烟淡月,子规声断。
陈亮传世的七十多首词风格大多都是豪放的,只有寥寥数首颇有些婉约,这首《水龙吟》就是其一。也正因此,才被推崇浙西词派的朱孝臧将其选入《宋词三百首》中。不过这首词语言风格婉约,但其情感基调还是豪放的。
这首词乍读似乎是一首伤春怀人之作,上阕写春光烂漫,然而“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赏”,美好春光徒然“都付与、莺和燕”!下阕转而写闺中少妇“凭高念远”,烟月迷离,子规声咽,一片凄清景色,将“几多幽怨”表达地如泣如诉!
看似一首写伤春闺怨之作,实则其中寄托了词人的抱负和悲愤之情,上阕之春如故土沦落,下阕之思如恢复之志,其中所蕴藉的正是陈亮生平郁积的爱国之情和壮志难酬的愤激怨悱!婉约之中蕴含刚劲之气,正如辛弃疾的《摸鱼儿》一般,实为豪放之语,不过是婉转道出罢了!

 

分享: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