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诗意,岁月不曾老

作者:编辑-文远 上传时间:2019-08-06 09:19:09 浏览量: 返回列表 收藏

什么是诗意,什么是诗意地生活?
有人说,它在竹林与小院里,周围种着花;有人说,它在草原与羊群中,到处都是景;有人说,它在人心里,是无法到达的远方。
你要问我,我会说:诗意不在远方,它就藏在我们生活中。
正如,年轻时你会对着山川说:“山川岁月,如是我闻”;当你老了,还能对着身边的爱人说:“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心中有诗意,岁月不曾老。
- 01 -
心中有风景,人生有诗意
是不是在想:等有朝一日,什么都不要,只想过上抛却烦躁、心怀宁静的诗意生活!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一间小屋,三两好友;一壶清茶,满园清香。
可是即使没有这些约定俗成的意境,有些人还是照样过上了诗意地生活。
苏东坡“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的清旷闲雅;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飘逸洒脱;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然自得。
虽然他们是历史匆匆的过客,但他们生命一直在发光,因为他们对生活充满着美好的情愫。他们把自己变成诗,诗化人生。
所有能发光的生命都在于心里对生活的态度。
正如汪曾祺所说:“生活,是很好玩的”。把寻常日子过得有声有色,靠的不是金钱,而是一颗从琐碎生活中发现诗意的心。
- 02 -
再灰暗的日子,也诗意地活
还记得火遍大江南北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首歌?那种被眼前生活压得苟且喘气的音律,让人心生悲凉。
确实,人生中有很多的艰难和灰暗。有些人一味地抱怨,硬生生的把本有希望的生活过成了苟且;而有些人即使在最难捱的日子,也不失风度,照样在生活的夹缝中诗意地活着。
文学大师木心,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经历过肮脏的世道,依然活得干净。
回忆录说:木心当时被关在阴暗潮湿的防空洞,四周都是污浊的脏水,每天吃爬满了苍蝇的酸馒头和霉咸菜。
命运如此不堪,却没有消磨他的意志。他找来一张白纸,在纸上画出黑白琴键,寂静无人之时便躲在角落里,指尖在琴键上无声地弹着肖邦和莫扎特。他说:“白天我是一个奴隶,晚上我是一个王子。”
关他的人都在想:“木心一定会爬着出来,身子佝偻,衣衫褴褛,肮脏不堪。”可出狱那天,所有人都惊呆了,木心腰板坚挺,裤子还有笔直的裤缝,皮鞋擦得干净极了。
最难得的是,在困顿苦厄之时仍保有宽容平静的微笑;最珍贵的是,在肮脏的世道中,依然以干净的面目示人。
现在才懂得,把眼前的“苟且”过得舒舒服服,才是最诗意地“诗和远方”。不然岂不是要活活被气死!
- 03 -
若有诗意藏于心,岁月从不败华年
我一直相信:一个人的衰老,是从生活丢失诗意开始的。正如“当灵魂失去庙宇,雨水便会滴在心上。”
当我们对生活不再热爱,对愿景不再向往,对生命不再珍重,对所有的一切越来越消沉的时候,人便老了。而心中有诗意的人,还在继续年轻,永远朝气蓬勃、焕发青春。
台湾知名诗人、作家蒋勋说:“我怕自己衰老,老到不会为美落泪”。
细问后才知道还有一些故事:蒋勋先生在经历了2010年那场生死边缘的心脏搭桥手术后,决定要为自己生活节奏再改变下——回到更愿意居住的村庄。
这么多年来,蒋勋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念佛经,将一天最清明安静的时刻留给自己,让自己的心灵回归自然。
而且只要在家,蒋勋就一定亲自做饭,他说做饭好快乐。
尽管蒋勋已两鬓斑白,可你我都能感到,在灵魂深处,蒋勋依然是诗意生活。因为他永远对生命保持崇敬和认真极致地生活。
卢梭说:“生活得最有意义的人,并不是年岁活得最大的人,而是对生活最有感受的人。”
心中有诗意,心中有向往,青春永不老。
风风雨雨任他吹,如影如梦梦归来。
细细品味生活中宁静烟火,认真感知周边的美好风景;伸出手去触摸,迈开腿去追逐。
心中有诗意,岁月不曾老,诗意地生活,不负此生!
 
分享: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