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81天就辞职的县令,却活出了中国人最理想的样子

作者:编辑-文远 上传时间:2018-11-13 15:36:14 浏览量: 返回列表 收藏

这天,
是陶渊明上任彭泽县令的第81天。
浔阳郡派了一位督邮来检查公务,
都知道这位督邮恶名在外:
每次巡视都要向辖县索要贿赂,
要不然就栽赃陷害,
县令们只能顺着他。
督邮一到彭泽,就叫县令来见他。
陶渊明很瞧不起这种傲慢无礼、狐假虎威的人,
但碍于职务也不得不去见一见。
这时县吏提醒他说:“当束带迎之。”
意思是说你应当穿戴整齐、恭恭敬敬地去迎接督邮。
陶渊明这时再也忍无可忍:
“我岂能为五斗米向乡里小儿折腰!”
说完,他取出官印,
当即写了一封辞职信,
转身就回家种田去了。
回到家乡那一年,他写了一组长诗,
描述了归乡后的心情,
其中的第一首,他写道:
《归园田居·其一》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陶渊明在官场沉浮13年,
屡次出仕又辞职,
但这一次他下定了决心,
辞职后,再也没有出来做过官。
作为出身官宦人家的子弟,
作为熟读儒家经书的知识分子,
作为家中的顶梁柱,
陶渊明必须要做官;
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面对自己的内心,
他知道自己很不开心。
当时的东晋朝廷内乱不断、黑暗腐败,
官场更是寥落不堪,小人横行。
心怀理想的士官们纷纷选择了归隐山林、不问国事。
这样的情境之下,
大多数人的归隐似乎是不得已的选择,
但是对于陶渊明,却是命运的必然:
不让他归隐,他就不幸福,
没有第二条路能走。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他的心本就是自由自在的鸟儿,
他向往的归宿是远方的山丘与田野。
只是,
“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过去的十三年他一直在挣扎,
理智告诉他需要这份工资维持生计,
但是他又没办法让自己妥协:
他就是他,向来不懂也不屑于去懂官场中的逢迎世故。
如今,他终于自由了!
就像鸟儿挣脱了牢笼,
如同鱼儿回到了梦中的大海。
他亲自耕作,“开荒”南野,
一点点打造自己梦中的桃花源。
站在阡陌之间,
他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心底里都是欢喜的:
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
放眼望去,这田园之间是多么宁静,
没有是是非非,没有阿谀逢迎,
你看:
十余亩良田,八九间草屋,
虽然没有雕梁画栋,没有富丽堂皇,
但是屋后有榆树柳树绿荫繁茂,
堂前有桃花李花尽情绽放。
远处的村舍依稀可见,
村落间飘荡着袅袅炊烟,
村子里则是鸡犬相闻,
邻人间言笑晏晏。
这一切平淡无奇,
却足够慰藉陶渊明一颗疲惫的心。
实际上也正是如此,
归隐田园的二十几年,
是陶渊明创作热情最饱满,
也是最富有情怀的二十几年。
《归去来兮辞》、《饮酒》、《桃花源记》……
一篇篇文字在中国田园诗史中熠熠闪光。
在这些乡间祥静的岁月中,
家境困潦,无酒可饮,
他在家门口的菊花丛里席地而坐,
照样怡然自得。
琴弦已断,
他仍在宴席间抚琴而歌,
琴音自在人心。
他随心而行,率性而为:
做喜欢的事,交喜欢的朋友,
对于别人的出仕之邀,
他断然说“不!”
归园田居后的陶渊明,
才真正成为了陶渊明。
诗词君也希望你能够像陶渊明一样,
不随波逐流,
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不轻易妥协与放弃,
才能成为最好的自己。

 

分享: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