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月·偶记》

作者:逸城 上传时间:2018-06-26 22:15:38 浏览量: 返回列表 收藏

浮想这几日间,于诸事无趣。得一新味,且相尝谕。真乃人间美味,不过平常清淡中得一油腻,油腻往常之中得一清淡。故食无风骨,皆因心尝。百味之中,得其人生际遇。际遇之中,又得尝百味。春笋秋葵,得一无憾。烹鸡子者如美人肤,香而出尘。不舍来去,滋味尽在春水绿波中。望如秋水者,凝眸婉转,百味寻常。于清雅之幽静,得浓郁之极乐。烹牛腩者,如知挚友。众味萦绕而主味不失,友当如此,肉亦如此。一品初以为调味,细尝则主味浓郁。盈人齿间,经久不散。烹豚肉如炙已身,去其肥炼,得其筋骨。在一番骨肉淋漓之际,得一畅快。人生之大不幸也,是岁月。人生之大幸事也,是食也。
去其铅华,得人生之知味。生死薄凉,百年孤独,唯美食延年,不废始初。生之大味为众生,死之大味为诗书。遣尔孤心为绝句,猝我一生知何年。长相望兮,长相忘。短无极兮,短无几。想我之一世,不过寥寥春秋几十载。听风和雨,梦雪流尘。吾知世间之轮转,不过春草复生,已为隔世。
然一生草木年华,知春醒雨为竹石。寻一清雅,白汤净竹,和墨知味。渡一舟子,渡一行人。白伞桥间过,影在舟上行。迷蒙细雨,青衫白衣,是为竹之味。不辨音容,其清新之气韵,迎面而来。故清汤犹需重味,点去寡淡,得山水至余味。似有还无,是青墨流连卷尾留白处,一抹余晖。
择秋微必以萧瑟,染五色并起,何其喧哗之浊世。听枫叶寥落,知糖味蹁跹。故秋实最好,春芽最嫩,夏花最美,冬鱼最净。秋者,应为丰盈之味。吾虽厌甜品,然秋之味在丰盈斑斓与萧瑟惨淡中,交汇际遇。此乃叠味,在鲜活化枯朽中,得一云果。故,弃烹饪。得天地之造化,已为美味。宜清蒸留味,颜料需淡。犹重笔之油画,其斑斓色彩已足。过多泼墨自是画蛇,不如送一风云。则味化飞龙而去,留得香洗。
至于冬夏,盛着盈盈,败着寥寥。故春知叶,夏知花,秋知枝,而冬唯余石。冬宜厚味,夏宜淡清。问一树之长短,知天地之春秋。至于檐间晴雪,或是花满,已是人间盛景。此日不味,唯美景为食也。
至于少年老时,过为繁琐。人生知味,百年蹉跎。人间最味美,不过卿之味。吾失卿三载,人间未尝,皆为朴土。举中国之博大,无一不尝。列诸侯之深远,无一不去。然所知味者越重,所尝味者越淡。吾心之味,不过午后之阳光,而你初现时。人间无味,独卿有味。念有回想,烹月为记。
--------------------------------------------------------《烹月·偶记》
分享: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