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你来过一阵子,我怀念了一辈子

作者:编辑-望远 上传时间:2018-07-19 11:02:23 浏览量: 返回列表

  纳兰性德(1655年-1685年),叶赫那拉氏,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讳改名为性德,一年后太子更名胤礽,于是纳兰又恢复本名纳兰成德。号楞伽山人。清朝著名词人,有满清第一才子的称誉。

王国维更是称赞他“ 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纳兰词以“真”取胜:写景逼真传神。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侧帽集》、《饮水词》等。

纳兰性德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暮春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而后一病不起。七日后,于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公元1685年7月1日)溘然而逝,年仅三十岁。

木兰花

纳兰容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赏析】

这是一首拟古之作,应该是纳兰词中流传最广的了。这首词以一个女子的口吻,抒写了被丈夫抛弃的幽怨之情。词情哀怨凄婉,屈曲缠绵。也有人认为此篇别有隐情,词人是用男女间的爱情为喻,说明与朋友也应该始终如一,生死不渝。

长相思

纳兰容若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

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赏析】

清康熙二十一年二月十五日,康熙因云南平定,出关东巡,祭告奉天祖陵。纳兰随从康熙帝诣永陵、福陵、昭陵告祭,二十三日出山海关。塞上风雪凄迷,苦寒的天气引发了纳兰对北京什刹海后海家的思念,这首词即在这个背景下写成。该词抒写词人羁旅关外,思念故乡的情怀,柔婉缠绵中见慷慨沉雄。整首词无一句写思乡,却句句渗透着对家乡的思念。

浣溪沙

纳兰容若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赏析】

上阕通过 “残雪”、“凝辉”、“落梅”、“三更”、“月胧明”等字句,营造出了一种既清且冷,既孤且单的意境,大有屈原“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而这种感觉大抵只能给人带来痛苦和茫然。接着他便抛出“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的问句,这是容若因笛曲起意,自伤身世的哀叹。闭上眼睛仿佛依然能看到容若在那一片断肠声里,落泪伤神。

采桑子

纳兰容若

桃花羞作无情死,感激东风。

吹落娇红,飞入闲窗伴懊侬。

谁怜辛苦东阳瘦,也为春慵。

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

【赏析】

纳兰的心,时刻都像晶莹剔透的水晶,迎着阳光,透着忧郁的光芒。在这首小令中,纳兰淡淡地写出了伤春自怜的哀伤。这表面上看是一首伤春伤离之作:桃花并非无情地死去,在这春阑花残之际,艳丽的桃花被东风吹落,飞入窗棂,陪伴着伤情的人共度残留的春光。有谁来怜惜我这像沈约般飘零殆尽、日渐消瘦的身影,为春残而懊恼,感到慵懒无聊。虽比不上芙蓉花,但它的一片幽香在清冷处却显得更加浓重。

减字木兰花 新月

纳兰容若

晚妆欲罢,更把纤眉临镜画。

准待分明,和雨和烟两不胜。

莫教星替,守取团圆终必遂。

此夜红楼,天上人间一样愁。

【赏析】

这是一首咏物词,描写新月,比喻拟人,巧妙别致,颇有风格。上片写景,下片抒情,上片写月,下片写人,最后一句“天上人间一样愁”将上下两片、天上人间联系起来,情景交融。

好事近

纳兰容若

何路向家园,历历残山剩水。

都把一春冷淡,到麦秋天气。

   料应重发隔年花,莫问花前事。

纵使东风依旧,怕红颜不似。

【赏析】

誓言是开在彼岸的花朵,遥看美丽异常,但却无法触及,谁想要到彼岸去寻找这誓言之花,定当是会失望的,因为那之间隔得太过纷繁。不过,誓言却是许多男女愿意去相信的,誓言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人们爱入轮回后,无法自拔,需要誓言当他们的救命索,令他们相信,爱情无价,值得坚守。

画堂春

纳兰容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赏析】

这是一首爱情词,是词人对可遇不可求的恋情的独白:既然我们是天生一对,为何又让我们天各一方,两处销魂呢?相思相望却不能相亲相爱,那么这春天又是为谁而设呢?蓝桥之遇并非难事,难的是纵有不死之灵药,但却难像嫦娥那样飞入月宫去与你相会。若能渡过迢迢银河与你相聚,便是做一对贫贱夫妇,我也心满意足了。

酒泉子

纳兰容若

谢却荼蘼,一片月明如水。

篆香消,犹未睡,早鸦啼。

        嫩寒无赖罗衣薄,休傍阑干角。

最愁人,灯欲落,雁还飞。

【赏析】

《酒泉子》这一词牌原为唐教坊曲。《金奁集》中入“高平调”。按温庭筠体。四十一字,全阕以四平韵为主,四仄韵两部错叶;按潘阆体,又名《忆余杭》,以平韵为主,间入仄韵。八句,四十九字,前片两平韵,后片两仄韵,两平韵。所以纳兰这首《酒泉子》属于温庭筠体。

忆江南

纳兰容若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

心字已成灰。

【赏析】

彤云密布的冬日黄昏,隐约一只瘦小的乌鸦,越飞越远,身影也越来越小,直到融进在那一望无垠、萧瑟的旷野尽头。旷野中,是谁惆怅无尽,若有所思?天宇间,是谁独立寒秋,无言有思?又何事令她难更思量?又何人令她爱恨交加?罢了罢了,“往事休堪惆怅,前欢休要思量”,罢了罢了,“人心情绪自无端,莫思量,休退悔”。

南乡子

纳兰容若

烟暖雨初收,落尽繁花小院幽。

摘得一双红豆子,低头。

说着分携泪暗流。

   人去似春休,卮酒曾将酹石尤。

别自有人桃叶渡,扁舟。

一种烟波各自愁。

【赏析】

这又是一首抒写离愁别恨的词作。“烟暖雨初收,落尽繁花小院幽”,首句描写了刚下过雨后的小院情景。风雨初晴,小院中落花满地,显得十分幽静。正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在这种幽静的意境中,我们似乎能想象到分别在即的两人相对无语泪满眶的景象。

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王国维

成容若君度过了比诗歌更诗意的生命,所有人都被甩在了他橹声的后面,以标准的凡夫俗子的姿态张望并艳羡着他。但谁知道,天才的悲情却反而羡慕每一个凡夫俗子的幸福,尽管他信手的一阕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催漫天的烟火盛开,可以催漫山的茶蘼谢尽。

——徐志摩

对于人生,纳兰多愁善感;

对于朋友,纳兰肝胆相照;

对于亡妻,纳兰则是至死不忘,铭心刻骨。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雪窗先生带来『纳兰词系列选讲』,通过对纳兰容若七十首词作的赏评,带大家领略每一字每一句背后蕴藏的词人那份可贵的“真”与“痴”。


第二届中华诗词有奖征集 - 中国诗书画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