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纪中忆金庸:他第一次见胡军时说“你真像乔峰”

作者:编辑-文远 上传时间:2018-11-26 16:34:34 浏览量: 返回列表

金庸与张纪中
“他不满意时会非常强烈地表达他不满意”
全文约3193字,细读大约需要8分钟
2018年11月12日,金庸的私人葬礼在香港殡仪馆举行,内地导演、制片人张纪中受邀出席。次日,张纪中作为特邀贵宾随灵车参加金庸遗体火化仪式。
2014 年 5 月 23 日,张纪中曾携同演员李亚鹏、黄晓明、胡军,赴香江拜访金庸。
张纪中出席金庸葬礼
谈拜访:“你真像乔峰!”
人物周刊:那次去拜访金庸先生,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张纪中:那次就是私人聚会。我们这几个人,李亚鹏演过令狐冲和郭靖,胡军演过乔峰,晓明演过韦小宝和杨过,这三位演员演了査先生的五部戏。其中李亚鹏拍过最早的《笑傲江湖》和《射雕英雄传》,那时候他也和我一起见过金庸先生,跟金庸先生很熟。中间有一段时间他忙自己的事情,联系渐渐少了。所以他也想趁机去看望金庸先生。
晓明是在拍戏现场见到査先生的。当时象山影视城开机典礼,我们在的时候,金庸先生正好过去,所以大家正好见面。胡军则是第一次见到金庸先生。査先生见到他时,特别提醒说:“你真像乔峰!”胡军当然很高兴。
人物周刊:你们几点到的金庸先生家里?整个过程是怎样的?
张纪中:晚上 7 点左右,我们赶到査先生家中。査先生就在家里等我们,摆的是家宴。因为他出去不方便,我们出去也不方便——香港的狗仔队太厉害。
谈到过去的朋友,像周迅、刘涛,査先生都很关心,频频问起她们的近况。
先生家中有位名厨,给我们做了很多道菜,有牛尾、竹荪、大虾等等,大家赞不绝口。我们吃饭、聊天,喝了不少瓶酒,在査先生的家里,感觉很温暖。借这样一个契机,我谈到购买査先生其他作品版权的问题。从第一部《笑傲江湖》开始,我拍的七部金庸剧都已落幕,时间允许的话,我想把剩下的都拍了。
我当时正在拍他的《侠客行》,我们接下来还准备继续拍《书剑恩仇录》,把它改编成一个电影。我跟査先生说我的想法,査先生查太太都蛮高兴的,连声说好。
大家聚在一起不容易。本来我还想叫刘涛、许晴来,但几个主演都不在。干脆这次就叫英雄见英雄,“英雄大会”。
人物周刊:三剑客加两位大师。
张纪中:其实李亚鹏、胡军、晓明这三个人都是由金庸先生的戏获得了一个新的道路,我觉得完全可以这么说,他们到今天的成就跟这些戏是分不开的。像乔峰,大家说这是史上最没有异议的一个乔峰,我还跟胡军开玩笑说“你后面拍了这么多,都没超过这个”。
我也是一样。因为拍了金庸剧而名声大振,我也是拍金庸剧最多的一位。你说我不是导演,但哪一个戏不是按我说的来拍?它的风格、样式、演员、剧本……包括后期的剪接,都是我来做。所以这一次我觉得主要是“感恩之旅”。5 月 23 日恰好是我的生日,不过我没跟査先生说。
那次走的时候,我说“您坐着不要起来”,但他坚持走到门口送我们。电梯一直上不来,我一再说“您回去吧”,好在楼层不高,结果是他开门,我们走楼梯下去的。我们下去以后,他才关门回去。大家真的都很感动。
2001年,金庸与张纪中在桃花岛
谈分歧:“为什么让令狐冲这么早出来?”
人物周刊:这些年你们的交往情况如何?
张纪中:我差不多一年要来香港一两次,都会去见他。回想起 19年前,他75 岁,那个时候他很频繁地去西湖,去杭州,尤其是后来他又出任浙大人文学院的院长,带研究生什么的,所以那时候我们在内地见面的机会比较多。
像我们去九寨沟拍《神雕侠侣》,他也去了,所以很多时候都见到了。金庸先生一直很支持我们拍戏,你看香港拍的他哪时候去剧组探过班?从来没有。
金庸先生跟我关系确实很好,他说我这个人比较豪爽、比较讲真话。我也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不满意时会非常强烈地表达他不满意。本来我觉得改得挺好的拿去给他看,他看了以后却很生气。他曾说我“为什么让令狐冲这么早出来?”我说电视剧的男女主演不能过了好几集才出来。比如《笑傲江湖》的书中,令狐冲出场是在第四章,因为他一出场是林平之灭门,然后才是令狐冲出场,到了第十章才是任盈盈出场。但如果是电视剧,女主演第十集才出场就显得太晚了。
所以我们在第一集就让主要人物都亮相。怎么亮相呢?把原来劳德诺陪着小师妹监视林平之灭门这件事的主角换成了令狐冲。
金庸先生认为这不合理,他说劳德诺年纪比较大,所以让他一直在做卧底;大师兄和小师妹年纪相仿,岳不群怎么可能放心令狐冲带着他的女儿出去?我说观众也不会从那个方面想啊,任盈盈也不能太晚出场。他说晚出场有什么不好?诸葛亮还晚出场呢!
人物周刊:金庸先生很重视人物的出场顺序。但可能书的节奏和电视剧的节奏还是不一样?
张纪中:还是要根据艺术形式的转换而转换,这是我的观点。如果我们换成演一个京剧,京剧演到中间了女主演才出来唱,这怎么可能?再比如《天龙八部》,香港版基本上是以段誉为主,后面才是乔峰。《天龙八部》原著更是这样的,乔峰在很晚的时候出场,一开始都是段誉跑来跑去。金庸先生原来想让段誉这么一个王侯公子像释迦摩尼一样,体恤底下的人民疾苦,然后有所醒悟。他想写这个。因为《天龙八部》本身有佛教思想在里面。可是写着写着,写到乔峰,慢慢乔峰成了主角。
但作为我来讲,我特别喜欢乔峰这个角色,所以在改编的时候强调以乔峰为第一主人公,围绕他来做。金庸先生看了我这个改编后,倒是说“张先生你这个改得还不错。”尤其是结尾的改编。原作的结尾是慕容复疯了,阿碧这个小孩儿一直陪着他、哄着他,这些人从那边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情景,是个有着很深寓意的结尾。但是在电视剧里,如果是这样一个结尾,就没有高潮,戛然而止,就不好看了。
我们把结局改编成乔峰自杀后,阿紫抱着他跳崖,悲壮、惋惜等等各种复杂的情绪都会体现得到。金庸先生还曾跟我开玩笑说:“这个你改得好,那我小说也给改回来。”虽然他的小说没有改回来,但他对我这个《天龙八部》的改编是认可的。
金庸、张纪中与马云在杭州
谈轶事:口福居里的“回文诗”
人物周刊:很多读者看到你几年前发的微博,说老先生杯酒谈笑,精神矍铄。看来老先生晚年状态不错。
张纪中:是的。査先生对中国的文化、历史真的是有研究,而且博闻强记。他晚年脑子依然特别好使。他到北京来,我说咱不要老吃宾馆的饭,没意思,我带你去吃老百姓的饭吧。结果我们去白塔寺的口福居吃饭。老板请査先生给餐馆题个字,査先生坐在那儿想了一下,很快就写出“万人齐迷口福居,口福居然迷万人”一联,现在这幅字还在那个店里挂着。
我们在杭州的时候,也经常吃农家乐,在茶山上喝茶,田园式的生活,气氛非常好。当时还有马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
人物周刊:老先生在八十多岁的时候还考了剑桥博士。
张纪中:是啊。我说“你上什么学,读什么书?你教他们都绰绰有余”。可他非要去。曾有几个年轻人非议金庸先生做博导却没有学位,金庸先生就是为争这口气:让你看看“我不是混饭吃的”。
虽然这么说,我内心非常赞赏金庸先生的决定,送了他一支金笔。并且写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金庸先生很高兴,带着我送的笔上学去了。
我们那次也聊了聊象山影视城。这是我在 2004 年为拍《神雕侠侣》时建的,经过 10 年时间,那边已经发展得非常好,宁波市对这个地方的文化产业投资力度很大,现在象山的后劲很足,备用的土地也很多。大家都回忆起那个时候,象山一片都是橘子树,最后是我选的这个地方,考虑到离城市也不近,背后的山很有形状,风水不错,定下来新桥镇就开始建。2004年査先生也来了,为象山影视城的开城剪彩,他到了那儿也很高兴,留下了不少照片。这都是10年前的事了,现在看都是很宝贵的照片。那个时候他已经八十多岁了,身体非常好。
“查太说,他一生中只被一个男人亲过”
人物周刊:那次是和查先生最后一次见面吗?
张纪中:我跟金庸先生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他93岁生日的时候。那天我抱着他,推着他的轮椅,把他送到车上。我临走的时候还亲了他。查太说,他一生中只被一个男人亲过,那就是我。那天我还跟他说,要活100岁啊,要向100岁迈进。
现在老先生去世了,再也见不到他了,这些都成了珍贵的回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