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这个词(组诗)

作者:编辑-文远 上传时间:2019-08-29 08:53:36 浏览量: 返回列表

【我和我的祖国58】
作者:许岚(鲁迅文学院青年作家班学员)
红军这个词
这个词。喜欢着五角星,八角帽
红袖章,红领巾。喜欢着灰色、青色、蓝色的
四个兜。喜欢着蓑衣、斗笠
喜欢穿草鞋、草地、雪山、河流
喜欢把每一场战争,都当作一次
豪迈的抒情
这个词。浑身有多少道伤痕
多少枪林弹雨,多少结痂
谁也记不清了
记得清的是,他的脊梁一直挺着
长征歌一直唱着
这个词。把流金岁月,揣在心中
把一粒米的幸福,煮进灶膛
和阳光,一起仰望
红军,这个词
永远都不会冷
泸定桥
泸定桥是金属的
当年二十二位红军
也是金属的
千古风流人物毛泽东
是锻造金属
最杰出的工匠
十三根金属
是红军的十三根肋骨
每一根都喜欢狂草
像迎风飘扬的旗
红军树
有人说。朱德、周恩来,在一棵白杨树下
拴过战马。有人说,毛泽东
在一棵白杨树下,吟诵过诗词,运筹过
国家命运
在卓克基,一棵白杨树。就是一树信念
一根枝条。就是一根拐杖、一支如椽大笔
它们,和红军一道跋山涉水、席地而坐
一道爬雪山、过草地,在墙壁、岩石、树木上
凿刻和书写红色标语
有的红军。倒在了长征的路上
可他们手中的白杨树
却奇迹般地完成了他们的夙愿——
一个民族的长征之旅
马尔康的白杨树。是我见过的白杨树中
最健壮、最伟岸、最耐高寒、最枝繁叶茂的军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手中的旗帜
一直呼啦啦地鲜红着
太平渡
太平渡。中国版图上
若隐若无的名字
呼吸,像发丝般细微
自从和红军有了第一次约会
便打开了沉睡千年的神秘磁场
太平渡。毛泽东草书的肋骨
她高高挑挑,清清瘦瘦的
伫立在赤水河的最高处
每一笔,每一画
都那么风骨,硬朗
徜徉于长征街
盐号中腌制的故事
石级上风化的脚步
泥墙上斑驳的红色标语
老鹰石紧栓的绳索和浮桥
与一群着五角帽戴斗笠的人一起
在纪念碑上笔直站立
吊脚楼的星星之火
依山点亮。如同太平渡人手中
一串串鲜红的思念
那些已经逝去的伤口和泪水
被重新缝补和温暖
太平渡在左
景仰在右
我借我心四渡赤水
(作品见于《人民日报》《诗刊》《星星》《十月》等刊物,并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散文诗精选》等选本。出版诗集《农民工博物馆》《我们的苏东坡,世界的苏东坡》等。曾获路遥青年文学奖、苏东坡文艺奖等。)
《光明日报》( 2019年08月28日 10版)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