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华秋色图》

作者: 上传时间:2018-12-03 16:53:29 浏览量: 返回列表 收藏

《鹊华秋色图》不同版本居然各各不同。在手中的《国之重宝》画册中,它占据左右两页,中间骑缝,无法扫描或照像。在芝加哥画展的画册是一上一下两半张,也破坏了全图。从网络查找,居然长短不一。

▲此图切除右侧印章及左侧诗文,纵高28.4cm,横宽93.2cm,

但是还有下面更宽的图,横宽近5米。1996年8月台北故宫博物馆在美国纽约、芝加哥、旧金山和华盛顿展出,我在芝加哥大学工作期间,哪能错过这好机会,有幸就近参观。当我站在《鹊华秋色图》前,我完全被镇住了!好一幅满是印章的巨幅画卷!2013年底到台北实地参观,却未见此宝图展出,遗憾!不过终究有幸看到过原图!

▲此图横宽近5米,最右侧是乾隆题字,左侧为连绵的诗文钤印!

中国国画与西洋画不同者,中国画有引首、题签、题跋、题记、收藏玺印、诗文等等。看中国画不单看画作本身,对古画更要看这些'零碎'。在拍卖行,这就是财富!实际上,那就是画作外的价值所在,记载画家创作前后的历史,抒写后代收藏传承的历史,也是记录中国画的传承,记述社会的文化脉络的演变。还是让我们一点点放大,细看究详。

《鹊华秋色图》描绘的是山东省济南市北郊鹊山和华不注山一带的风景。华不注山又称华山,是济南北郊黄河南侧高不足200米的小山,此山呈圆锥状,坐落在距离济南市中心大约7公里的平原上,拔地而起,与其他丘陵不相连。山下有泉,名曰华泉。华不注(不字发音:夫)是花骨朵的谐音,状似待开的莲花。岩石青灰,与附近的泰山地质构造截然不同。早在春秋时此山即有记载,李白诗云:昔我游齐都,登华不注峰。兹山何峻秀,绿翠如芙蓉。萧飒古仙人,了知是赤松。借予一白鹿,自挟两青龙。含笑凌倒景,欣然愿相从。

鹊山则在黄河北岸,山小而山势园缓。相传扁鹊曾经在山下炼丹,故名鹊山。华山呈圆锥状,特立独行,很像积木里的宫殿顶部圆锥体。 此幅向来被认定是画史上文人画风式青绿山水设色,画中平川有湿地,红树兼芦荻,显出秋色景象。鹊山下房舍隐现,画左右皆有渔舟,是为渔舟唱晚?绿荫丛中,两山拔地而起,一山峻峭,一山平缓,二山遥遥相对。特别是右侧华山孤峰挺拔若刺天。青崖翠坡,望同如黛。是此画的点睛之笔,视觉焦点。显然,其画风截然不同于谿山行旅图、早春图。

▲鹊华秋色图右上部 华山平地拔起,既霸气又险峻秀美

华山四周水波涟涟,左下侧还有渔夫撑篙,船头高高翘起,是一不稳平衡。树木水流疏密有致,似若水乡之野点缀着一座奇山。

在芝加哥的画册里,这是单独放大成一页。可见编者的赏识喜好。原来右侧船正在尽力赶划到左侧小船处,而左船渔夫正在张渔网,似乎水下有不少鱼儿集结。我推测小船在画上仅仅一厘米,但却是水乡怡然自得的一幅生动写生小景。难得编辑特地让我们细看。

下图是左侧的画面,鹊山如馒头状园漫凸起于后方,山下两间农舍,接续五头羊儿闲散放牧,在茅草屋前啮草。再下面是一渔人在岸边以鱼竿敲打水面,正待收网。整个画面从左到右,共五个渔人正在忙碌。看画不禁想起唐代王勃'滕王阁序'的名言: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这正是秋色渐起之时,虽然画中无大雁!

▲《鹊华秋色图》左侧之鹊山放大 注意右上诗文为赵孟頫所写

左侧画的颜色比较多彩,山峰以花青杂石青,呈深蓝色。这与岸边沙洲的浅淡以及树叶林木的深深浅浅不一的青色,成同色调的对比变化。这些冷色系勾画与屋顶树梢、一些树叶的红色系落笔又成对比。而斜坡、近水处,则为赭色。虽是暖色系,但没有大红大紫的鲜艳颜色,正是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境界!色彩运用非常恰当,有秋水的清明秋凉,又给出一片淡雅恬适,这大概就是文人画所推崇的吧?此画色彩的运用和简洁的笔法,给观赏者绘就一幅遥远的故乡梦境回忆!

赵孟頫,浙江吴兴人,字子昂,号松雪道人,是元代最富盛名的大书画家,但被人戏称为'时代尴尬人'。他是宋太祖赵匡胤的第11世孙、秦王赵德芳的嫡派子孙。在元朝却官居一品,名满天下,经历了矛盾复杂而荣华尴尬的一生。他作为南宋遗逸而出仕元朝,成为元代达官,至翰林学士承旨,封魏国公。惟其诗文清远,工书善画,山水、人马、木石、花竹,无所不精。倡书法入画,影响后世。元朝是中国历史的过渡时期,赵孟頫则是这过渡时期的书画诗文的过渡人物。说起元代文人,当首推赵公!《鹊华秋色图》可说是元代画作之首。后人论其画:有唐人之细致而去其纤柔,有北宋之雄伟而略去粗旷。可说是时代桥梁、历史传承、绘画创新。赵孟頫在绘画上是难得的全才,人物、山水、竹石、禽鸟,各种题材无一不工。传世画作另有《陶渊明故实图》、《红衣罗汉图》、《浴马图》等。

▲赵孟頫行草真迹,似为礼单。有嘉庆、宣统皇帝印鉴

《鹊华秋色图》是赵孟頫于1295年回到故乡浙江时为周密所画。1292-1295年赵孟頫曾任职'同知济南路总管府事',熟知济南山川地貌,鹊、华二山是济南名山,为齐烟九景之冠,更其了然。周密为南宋著名词人,一生不为官。他原籍山东济南,却出生在赵孟頫的家乡吴兴(今湖州),从未到过山东。题跋写道,此幅画是赵孟頫在任满济南路总管府事、奉召进京,又称病辞官回到故乡吴兴。赵在文人聚会时述说济南风光之美,应周密恳请子昂作此图相赠。 济南的湖光山色优美风光,在画作中比口头讲述更其直观,挥毫泼墨之际,赵孟頫凭记忆成就了这幅被誉为'思乡之画'的传世之作。

其实赵孟頫本来就写有不少歌颂赞美济南的诗词,如《咏趵突泉》中'泺水发源天下无,平地涌出白玉壶'、'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的诗句。

▲鹊华秋色图的印章放大,上图有画家赵孟頫的题跋

《鹊华秋色图》在元明两个朝代一直收藏于民间,后收录于"石渠宝笈",继后为现代的故宫内的国宝。画上有收藏者的众多题跋和印鉴,到清代被人收入皇宫,深受乾隆皇帝喜爱,他用御笔将「鹊华 秋色」四个字题写于引首,并题跋九则,盖上御印。最近我在网络上居然发现有心人写了"乾隆皇帝在《鹊华秋色图》盖了几个章"的考证文章:

上转引其图和注释,上图:1.赵氏子昂;3.墨林;7.项氏子京;28.古稀天子。下图:8.元汴之印;9.子京珍秘;15.楞伽真赏;16.成德容若;17.山英;18.芝石室;19.容若书画;20.采菱;23.乾隆鉴赏;27.御书房鉴藏宝;30.八征耄念之宝;32.宣统御览之宝(红字为乾隆印章)。全图乾隆题跋九则,盖章达26个,含鉴赏章10个,题跋的小印章16个。金石篆刻,本是华夏文化的分支,又在名画之上,声名更噪!

细看文章第一张图的上部居中有乾隆亲笔题跋,真实记载1748年乾隆37岁,出巡济南,登城远眺 , 山川似曾相识,想起在宫中曾观赏此画时,但不相信济南平原上竟然有这么奇突的锥形山峰和水乡般的风光。遂派人骑马星夜赶回京城取来《鹊华秋色图》。他对照实景细细比对,果然画如真景、实景如画,禁不住题跋赞叹'始信笔灵合地灵,当前印证得神髓'。

▲1450年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恭录张雨"鹊华秋色图诗"

此画之所以出名,当然首先在画家功底,但也亏明代书画大家、上海人董其昌的极力推崇,以及乾隆皇帝对此画的偏爱。董其昌写了《鹊华秋色图》题跋五则,上图是董其昌录写的张雨为赵孟頫所作题画诗曰:"弁阳老人公谨父,周之孙子犹怀土,南来寄食弁山阳,梦作齐东野人语。济南别驾平原君,为貌家山入囊楮,鹊华秋色翠可餐,耕稼陶渔在其下。吴侬白头不归去,不如掩卷听春雨。"前四句写的是周密(自号弁阳老人,著书齐东野人),后四句写'秋色图'。张雨,杭州人,元代书法家。曾师从赵孟頫,后期书画独树一帜。这首诗恰如其分地点明秋色图不仅仅是山水之画,更是文人雅士的生活向往,精神寄托。不求官宦显达,但求秋色渔耕的隐士生活。而董其昌是明代大书画家,官至南京礼部尚书,与赵孟頫、周密、张雨相差二三百年,但志趣相近,故有长篇诗文接续作为题跋。下面是明代一翰林老爷的题跋。

▲明正统年间翰林钱溥应友人之请,也书写一段题跋。

明正统11年即1446年钱溥所写,显然早于董其昌(1555-1636),亦极力赞誉此图'风尚古俊''书画两绝'。在民间流传500多年后,看来乾隆确实识货,收到清宫,爱不择手。乾隆是拥有印章最多的皇帝,共计1800多个大小印章。早期有'和硕宝亲王',以后有三希堂、快雪堂、十全老人、古稀天子之宝、八征耄念之宝等等。秋色图上可仔细观看玩赏。

两入冷宫险被焚:《鹊华秋色图》的绝处逢生

几年前看CCTV节目,曾说起秋色图的两次厄运,而发难者居然就是这乾隆爷!

第一次1748年,乾隆在济南一时兴起,命飞骑去京城取来秋色图后,赞叹不已。但随后就龙颜大怒,说秋色图的鹊、华二山方位有误,本应鹊在黄河北,华在黄河南,可画中两座山却在同一岸边。战备观念极强的乾隆想:两山方位不清楚,打仗时还了得?随即下旨:朕发现此画失实,本该焚毁,以误我大清之战事。但念及此画流传数百年,文人墨客流芳百世,毁之可惜。就将此画收入大内,任何人不得观赏。就这样,《鹊华秋色图》被打入冷宫。我推测乾隆判断有误,一是'江山易改',黄河在元初到乾隆500年不知有多少改道,谁知赵孟頫当年的河道确切走向? 鹊华二山之间的河,当时叫济水,俗称大清河。济水在文献中记载,源于河南王屋山,流经济宁、济南等地,与淮河等并称为入海「四渎」。北宋年济水东阿至济南段河道被黄河占据,从此称为黄河。济水与华不注之间是一片沼泽,山下的水面叫做鹊山湖。当年鹊、华二山之间确实泽国一片。由现在的大明湖大体可以想见当年的鹊山湖。二来,乾隆是坐北朝南还是坐南朝北?其实济南在鹊山之南,华山之西,黄河在济南之北从西南向东北方向流去。不同者,河泽已成黄河河道!

第二次乾隆发难是他游览济南大明湖,登鹊华桥,'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如画景色,又一次念及秋色图,他再次下旨派人回宫取画。由鹊华桥他感慨皇帝皇后也如牛郎、织女,挥笔写下了《题鹊华桥》诗一首:长堤数里亘双湖,夹镜波光入画图。望见鹊华山色好,石桥名亦与凡殊。大明岂是银河畔,何事居然架鹊桥……?

可乾隆写完此诗仅五天,皇后去世。他迷信,认为写诗招来祸端,乱用银河鹊桥典故。而写诗的引子却是秋色图,此画是罪魁祸首。他当即下令焚烧《鹊华秋色图》!就在火盆端上的霎间,又想到流传几百年的名画失而不可再得,一火了之很容易,后世骂名吃不消。于是恢复理智,打消烧画念头,但他再次下旨将《鹊华秋色图》打入冷宫,贴上封条,任何人不许再碰。

人间沧桑,往事如烟。鹊山湖已然干涸,'鹊华烟雨'或可在大明湖南岸石桥北望,细雨中鹊华二山,时隐时现,若即若离,如诗如梦,如泣如诉,还在演绎昔日的繁华,再现渔耕农作的田园野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