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角与境界 ——李栋恒将军诗词赏析
作者: 戴 平
上传时间:2021-07-14 08:23:09
浏览量:8939
收藏
手机看文章

扫码手机看文章

640.webp.jpg

 视角与境界 

——李栋恒将军诗词赏析

戴 平

军旅诗词是中华诗词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自《诗经》以降,历千载而文脉不衰,以爱国情怀、正大气象、铁血品质等审美特质,传延着中华民族硬朗刚健的文化基因和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

李栋恒将军的诗词,不仅具有优秀军旅诗词特有的传统美学内涵,字里行间更跳动着伟大时代的脉搏,闪烁着党性军魂的光芒,开拓了军旅诗词一个崭新的境界。

人格气象与精神品质

诗歌是精神的花朵,心灵的显影、灵魂的对话、生命的自白,是现实生活的诗化反映。

李栋恒将军书生从戎,在人民解放军的大熔炉里成长为我军的一位高级指挥员,他的意志品质、学识修养、格局视野、人格情怀在作品中有着鲜明的体现。

兴邦须放眼,治国必明聪。辟地开天业,欣看正步雄。《访周恩来留学法国时巴黎故居》这种高屋建瓴所形成的全局观、大局观,凸显了诗人思维的品质和将军政治家要求的融合。

舰残犹欲犁顽阵,炮缺依然啸远空。知耻男儿休洒泪,卧薪尝胆奋邦雄。(《游甲午海战故战场刘公岛》)诗人在刘公岛的所见所思,字里行间闪烁的是卧薪尝胆、强军奋起的不屈意志,激荡着对国家与民族的深沉大爱。军人意味和诗人本色水乳交融、和谐统一,赤子情怀令人动容。

攘攘纷纷棋局中,滔滔历史万花筒。论时易误多棱镜,鉴古难磨厚锈蒙。始捧云天旋摔地,乍观黛黑细研红。评章须得纵横辨,无狭无私断乃公。(《读史》)充满哲理的诗句,对如何在事物的复杂性和认识的局限性中寻找真相,认清本质,予以深刻的思考,并给出了方法论上的结论:评章须得纵横辨,无狭无私断乃公。

丘嫌岭嫉一身孤,雷击风抽立野芜。不与他山较长短,只因满腹尽潘玙。(《独山》)独山,是将军家乡的一座山,海拔367.8米,盛产我国四大名玉之一的独玉。从高程和山形看,独山和三山五岳确实难以相比,但是诗人着眼于其满腹潘玙,重内涵,看本质,独具慧心,价值取向鲜明。此诗对于人才成长与选擢具有双向的启迪意义。

莫期举步便云津,自古成材磨难频。枫叶经霜方显美,梅花傲雪始传神。璧遭秦厄添珍贵,马跃檀溪验性真。善酿不辞长窖贮,甘于寂寞出芳醇。(《示女儿女婿》)历来,人们总是把最宝贵的财富交给儿女,这是人之常情。所以家训家教中往往凝结着最深刻的人生感悟。这首写给女儿女婿的诗,寄寓了将军对下一代的深情厚爱,是将军家风的真实写照。

在个人品格的修养上,以军人的品质、诗人的慧眼观照生活,思考人生,看到“饥寒万里越云津”的大雁生发的是“仰对青天大写人”的气概与豪情,不畏艰难险阻,坚守做人准则,英风豪气,跃然纸上。“为民甘自争先步,慎独应常远醉流”(《感时步鲁迅诗韵》)。践行党的宗旨、兵的使命,奋勇争先,当仁不让。其他方面则慎独自处,严谨修身、恪守本分。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诗人一生尊奉的原则,花甲之年,初心历历,“百代兴衰收眼底,万民冷暖记心头”(《六十述怀》),心系人民,早已是生命的自觉。

竹高生有节,莲洁总虚心。自古真君子,贞操贵似金。(《偶书》)翠竹,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仍虚心;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在中国文化里,都是君子高洁情操的象征,将军浓情歌咏,自励自喻之意,不言而喻。

大情怀,人豪迈。诗人笔下,无论是“仰对青天大写人”的峻拔、“荒原万里腾狮影”的雄强,“我自高歌砥柱诗”的豪迈,还是拳拳共叙一家情”的真挚,“梅花傲雪始传神”的风骨,都有一种充满理想、信念、追求的精神人格跃然纸上,积极、健康、高昂、脱俗,温暖、明亮,给人一种雄健和崇高的美感。

叶燮在《原诗》中指出:“诗之基,其人之胸襟是也,然后能载其性情、智慧、聪明,才辩以出,随遇发生,随生即盛。”

品读栋恒将军的诗篇,我们看到,深沉的爱国情怀,坚定的理想信念,开阔的胸怀眼界,深刻的思想境界,高迈的思维品质,俊洁的人格情操,通过古体诗词独特的语言节律和意象表达,呈现出崇高的美学特质。

究其源流,他的思维方式、行为习惯、精神追求、思想境界和认识水平,受到党性的浸润、规范、锤炼,党的性质、宗旨、纪律早已入脑入心,融入血脉,内化为成熟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左右着立场、思想、观点,成为其行为的准则。形之为诗,光芒自现。

640.webp (1).jpg

将军视角与诗人情怀

诗的境界首先取决于诗人的格局、视野和情怀。

孟子说:“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从认识论角度看,就是因为站位的优势而获得开阔的视野,具备纵览全局的眼光。

李栋恒将军的诗篇,具有一种“历史的个体感”,从书生到士兵,到将军,对军旅生活的方方面面予以审美的观照、诗意的记录,采撷时代风云中激荡的浪花,在诸多层面见人所未见,道人所未言。既充满时代色彩,军人本色,又富有人性的深度与广度,人格的高度与纯度,人情的角度与温度。

使命与担当,是诗人情感基调的主旋律。

缺月挂西天,北斗阑干。碱滩荒坦望无边。万籁更深都睡去,静寂森然。 

星闪刺刀寒,独步回还。安危或觉压双肩。真正人生从此始,万水千山。(《浪淘沙》)

这是诗人入伍不久的一个深夜,第一次站哨时的感受。“安危或觉压双肩”,责任意识的觉醒,是成长的标志,所以诗人说“真正人生从此始,万水千山”,并用一生的职业生涯进行了注释。

灿灿肩章何似?是虎符传托,先辈深衷。载人民厚爱,恩泽比山隆。系安危,和平金盾,烁星徽、颗颗见精忠。雄狮立,风云龙虎,剑气横空。

这首《八声甘州-我军官兵佩戴军衔标志》的下半阙,记载了在佩戴军衔标志的荣耀时刻,诗人的所思所想,洋溢着对党的忠诚,对祖国与人民的热爱,对责任担当的理解,字字千钧,沉甸甸,光闪闪,令人肃然起敬。与之一脉相承的还有如报国此身非属我,默默亲情深窖。”(《离亭燕—送妻女返乡》)大爱在心,真情无语,读之心柔眼热。

兵心和军情,也是诗人密切关注的重要内容。将军牵挂惦记着艰苦环境里的将士,克服车轮磨薄,人快颠簸散架的艰苦条件,奔赴“路到头、电到头、水到头”的戈壁执勤点,看望官兵,了解到“电灯常不亮,书报每迟邮。水涩瓜蔬茂,兵憨举止羞。端枪执勤去,似虎炯星眸。”这种军旅诗词描述生活的将军视角,饱含人性的关爱,除了字面上传神的记述外,还隐含更多的内容,比如军心兵情,比如保障条件,比如官兵关系等等,在特定的条件下,要做到知己知彼,庙算无遗,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再如“天外浑忘乌兔往,地中谋划虎狼围。为防烟逸皆寒食,欲抢时先不解衣。”写“云凝风吼玉龙飞”的恶劣环境下,“数日藏兵待战机”的战斗生活,鲜活生动,感人至深。

又是苍鹰眼疾时,天公偏爱铁军驰。荒原万里腾狮影,晴宇千寻掠隼姿。地裂山崩开火令,飞灰烟灭凯旋诗。大风忧曲何须唱,我自高歌砥柱师。(《率机械化集团军演习》)和传统的边塞诗相比,自然景物庶几相似,情感意境迥然不同。中间两联,开阔的境界、非凡的气势、豪壮的气概交织在一起,产生动人心魄的艺术感染力。

岂当安逸老爷兵,拉练专挑三九行。千里雪原圆缺月,万山石径苦甘程。粘皮咬肉铁张口,陷阵涉流衣满冰。长记温馨农户乐,拳拳共叙一家情。(《咏冬八首之四》)军人的铁血生活和军民的鱼水深情熔铸一炉,不仅使诗歌别开生面,别样生动,更揭示了人民军队力量的源泉,此诗信手拈来,举重若轻,结句出人意表,含英咀华,满口余香,堪称上乘之作。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只有扎根脚下这块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文艺才能接住地气、增加底气、灌注生气,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

640.webp (2).jpg

时代色彩与文化传扬

诗人是时代的歌手,时代性是诗的生命力所在。

诗歌的时代性不仅在于反映现实生活,关注时代风云,更要能透过纷繁复杂的表象,深刻把握时代精神,准确体现时代风貌。

在强军兴国的伟大征程中,将军以澄澈的心泉,真挚的情感,历史的明辨,诗意的眼光观照现实生活,表现时代精神、共同价值和家国天下的情怀。因而其作品既具有历史的个体感(即在面对重大历史事件时,诗人有自己的思考和声音,这是心灵透视后时代的投影),又具有个体的历史感(即从生活的细节中,体察时代的脉搏和韵律,予以缩影,使诗人的感知获得普遍的意义),深具时代价值。例如:

才越高山又一梁,雪飞暮色更苍茫。

遥看村树三分白,隐透窗灯几点黄。

岩麓谁家鸡犬闹,柴门何处酒茶香。

军情未许乡情发,脚下征程仍漫长。

这首《七律-咏冬八首》之五,写行军途中的所见所感,一边是山高路险、暮雪苍茫的征程,一边是鸡犬欢闹、酒茶飘香的乡情,岁月静好和负重前行的强烈对比中,凸显情感与责任取向的背离,个中原由,不言自明。这是人民军队特有的情怀,古所未见,时代特色鲜明。这类作品,在将军的诗词中俯拾即是,枚不胜举。

2020年春节期间,新冠疫情肆虐,面对“喜庆偏教空闹市,团圆却变染沉疴”的严峻局面,诗人看到“尧邦向有擎天志,举国军民共奋戈”:大灾压得众心凝,烽火连天豪气升。赠物捐金齐出力,救危斗疾各施能。千秋美德花竞放,万世奇功业跃腾。喜见中枢军令发,险峰圣境共攀登。《抗击新冠病毒有感之二》)

此诗记述举国上下、众志成城,战疫救危的豪情壮举,深情讴歌了不畏艰难、团结进取、战天斗地、把握命运的民族精神。在对时代重大题材的关注中,通过对万千世相的审视、透析和思考而萃取的着眼点,充分体现了历史的真实,激荡着时代的脉搏,呈现出昂扬的格调,给人鼓舞,给人力量。

精确反映时代风貌,深刻把握时代精神,不仅体现诗人的思想境界和认识水平,也考验诗人的艺术功力。

纵观李栋恒将军的诗篇,诗人把党性、军魂、学养、哲思、深情,熔铸一炉,融之于心,形成崇高的修养、无私的情怀、超越的境界。形之为诗,创造出一片崭新的广阔无边的艺术天地,展现一种前无古人的境界与层次。

从作品格调上看,豪迈乐观、积极向上、雄伟壮阔、温暖光亮是共产党人特有的品质,也是时代精神的主流格调。品读将军的诗词,我们不难感受到其中洋溢的和当今伟大时代一脉相承的精神气韵。

从艺术传扬的角度看,李栋恒将军选择古体诗词对军旅生活予以文学的记述和表达,把大胸襟和真感情融入景物中,以意象说话,用意境感人,出古入新,气韵天成而又寄怀深远,别开生面。

首先,纪律严明、节奏鲜明的军人生活,与古体诗词的形式特点和音韵节律具有某种内在的共通藕联。所以,诗人的文体自觉,除了学养的积淀,还是生命节律的外化所致。这也是职业赋予诗人的一种独特生活优势。

在艺术表现上,诗人笔墨紧随时代,不仅在内容上记录生活,反映时事,在语言和意象的运用上,亦能推陈出新,达到较高的成就。试举一例,以作说明:

翻卷云低玉龙怒,驰腾野阔铁狮排。电波密谱凯旋曲,导弹威奔破阵雷。这是将军近作《咏冬八首》其六中的两联管中窥豹,我们看到古典诗词中优秀军旅诗词的精神气象没变,语言的精炼与精简、精妙与精美、精当与精准等形式上的美学特征没变,但是词汇与意象的时代化、生活化,弥合了中华诗词现代化过程中新旧语言之间的缝隙,营造了雄伟豪迈、昂扬奋发、高远开阔、光昌亮丽的非凡意境,具有排山倒海、震撼人心的力量之美。这其中,云低野阔的自然景物、玉龙铁狮的虚实比喻,电波导弹的尖端武器,凯歌惊雷的壮音巨响,交织融汇在一起形成的宏阔场景,把现代化战场描绘得形象可感,一派铁血阳刚之气,望之雄浑,诵之铿锵,思之豪迈,给人带来无与伦比的审美冲击力。这种诗意氛围在同时代的诗词作品中具有独特的价值和意义,堪为强国兴军的诗意注脚。应该说,将军诗集中这类优秀的作品,对古典诗词的继承和发扬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总言之,深情厚爱激发的使命担当,高屋建瓴具备的胸怀眼界,火热生活馈赠的丰富素材,时代变化引起的深刻思考,国家强盛带来的振奋自信,悠久历史文化的积淀滋养,多维学理观念的融通启迪……这一切,经过党性军魂的淬炼、净化和升华,构建了阔大雍容的精神世界和崇高壮美的人格气象,正是李栋恒将军诗词艺术魅力的源泉所在和艺术境界的底蕴支撑!

640.webp (3).jpg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属原作者所有,侵权必删

来源:中国诗书画网

诗家热力榜
赞赏榜
您的赞赏就是最大的鼓励
选择金额:
其它金额:
支付方式:
备注说明:
请输入您要赞赏的金额,并点击“赞赏”,会跳转到支付页面。按提示操作即可完成赞赏。您的赞赏,中国诗书画网将收取30%用于诗书画文化艺术交流和平台运营,70%将用于支持作者的创作。如果您赞赏成功,但平台未显示赞赏记录的,请将付款页面截图发至:834719009@qq.com
赞赏
扫码支付
首页 投稿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