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中最具时代沧桑感的两首七绝,你认为哪一首更好?

作者:编辑-文远 上传时间:2018-11-01 14:53:20 浏览量: 返回列表 收藏

怀古咏今是古代诗歌题材的一大类,历代诗歌不乏借怀古之题引用古今兴亡盛衰的佳作。早在先秦时期,《诗经》中就有《黍离》一篇感叹盛衰之悲,其中“彼黍离离,彼稷之苗”尤其悲凉,“黍离之悲”也成为后来文人对兴衰之叹的代称。
在诗歌最为兴盛的唐代,吟咏兴亡盛衰的作品更是数不胜数。陈子昂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杜甫的“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以及杜牧的“隔江犹唱后庭花”、李商隐“半作障泥半作帆”等等都是其中名篇。
唐诗中吟咏兴衰沧桑之作虽多,但其中最具时代沧桑感的则是两首七言绝句。其中一首便是刘禹锡的《乌衣巷》:
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乌衣巷,本是东晋时期王导、王敦、谢安等等将相贵族居住之地,昔日王家、谢家都屡出位极人臣的将相,乌衣巷也极为繁华,车水马龙毫不为过。而时至今日,唯有“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一派荒凉衰败。昔年的车水马龙成了而今的野草丛生,昔年的繁华盛况如今只剩日薄西山的斜照!
环境的变化令人唏嘘,紧接着两句诗人没有正面描写乌衣巷的变化,也不曾感慨万分。反而再取乌衣巷一景:“旧时王谢堂前燕”,乌衣巷上空盘旋的燕子怕就是昔年筑巢在王谢门堂的旧燕,而今却“飞入寻常百姓家”!燕子依然筑巢在此,而王谢高堂却变成了寻常百姓的居所!时代沧桑之变,却通过一个小小的燕子表现而出,可谓神来之笔!而诗人对历史沧桑的感慨也藏而不露,蕴喻其中!
《乌衣巷》如此佳作,也难怪刘禹锡自己都奉为得意之作!而另外一首七绝却比《乌衣巷》更为含蓄,那边是诗圣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
江南逢李龟年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唐代以七绝著称的诗人有李白、王昌龄、刘禹锡、杜牧等等,杜甫虽被称为“诗圣”,却更擅长律诗。但杜甫偶有七绝之作每每令人惊艳,其“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便是如此。而这首《江南逢李龟年》更非寻常。
盛唐之衰,多以安史之乱为界,这首诗便是安史之乱后杜甫在江南偶遇昔年宫廷乐师李龟年而作。“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所说便是昔年在岐王府邸经常见到李龟年,在崔九府邸也曾数次听李龟年奏乐歌唱。这两句平平道来,看似寡淡,但却流露出再度相逢对昔日盛况的怀念眷恋。令人于言外便想到昔日盛唐的繁华景象。
紧接着一句“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则从回忆回到现实,江南好风景依旧,诗人所面对的却是“落花时节”,凋零衰败,意蕴极深!而这“好风景”恰恰成为乱世衰败、身世漂泊的最好的反衬。开元盛世,已成过去,昔年盛况,如今凋零,而经历过那个盛世的老朋友们,也都颠沛流离!对这一场盛衰之变,不需过多感慨,娓娓道来,却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沧桑!
杜甫的这首七绝,意蕴深刻、兼有情韵,写历史之变而浑然天成,举重若轻,堪称唐诗中最绝佳的七言绝句之一。难怪后世诗词家都赞扬说即是王昌龄、李白执笔,也难超越这首诗!
两首写时代之变、沧桑感慨的唐诗七绝,你认为哪一首更好呢?

 

分享: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评论